首页 男生 恐怖惊悚 劫煞千秋

第一百七十一章 吞雷

劫煞千秋 半城柳色 3631 2021-02-14 16:30

  最新网址:www.wx.l</p>这一年冬月,京师一共下了两场夜雪,小的连夜里巡逻侍卫的鞋底都没能打湿了。

  北方战事接连失利的战报却如雪花般纷至沓来,淹没了内阁的书案。

  这个时候,李自成兵败潼关的捷报,也没能让萦绕在京师各部和紫禁城头顶几个月的阴霾散去。

  宣大蓟辽,其中以辽东最为重要,满清占据辽东,多次毁长城入侵,最近的一次居然逼近京畿八十余里。

  卢象升也被崇祯调走,抗击满清。只是虽然名义上统领全国兵马,实际能指挥动的,恐怕也只有自己一手打造的天雄军了。

  这日,钟子悦一行人出了京城,径直向南,来到距离南城门约三十里的一处矮山上。

  “我说师父,你不是要请卢大人帮忙传消息吗?卢大人在北边,我们怎么往南走了?”司徒菲菲扶了扶霍瑶骑坐在他脖子上的双腿,一脸纳闷的问。

  “既然卢大人不在京师,我们就不麻烦他了,再说北边战事吃紧,卢大人的日子也不好过。我想了个主意,应该比直接发告示要轰动那么一点。”钟子悦斜眼看向司徒菲菲腹部丹田处,有点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待会儿把霍瑶给高人带着,让他们和樱子站远点。”

  司徒菲菲被盯的一阵发毛,不觉打了个寒战,下意识的后退两步,问到,“那我呢?”

  “你?当然是好事!你自己内视一下雪山气海,看看你的灵气现在是什么状态了。”

  “我怎么…哎呀!”司徒菲菲慌忙内视,突然吓得跳起老高“我什么时候结了金丹了”

  钟子悦一阵无语,何止金丹,这家伙马上就要突破元婴了,居然自己还不知情。

  要知道司徒菲菲除却漠北家族的术法,还吸收了两颗舍利,其中更有玄奘法师的头骨舍利,另外有钟子悦传给他的少阳派道法,更有飞僵的尸气也一并被他吸收了。

  所以司徒菲菲突破元婴,必然与常人不同,虽然现在是末法时代,他这次的动静却肯定小不了。

  钟子悦正好趁这个机会,用魍魉心法中的秘术,顺势重塑自己的雪山气海,再度修行。这样劫剑可以重新唤醒,对付尉缭也就会多一份把握。只是之前中了“仙人倒”的毒,体内雪山气海早已崩塌,魍魉心法中秘术到底能不能成功,钟子悦心里也没有底。

  当年方傲天也是中了“仙人倒”,又被常兴偷袭,封死自身气海,自知无药可医,猫妖又死,这才引爆灵气,只余跌境后的金丹暗度陈仓的交到钟子悦手中。不然,以方傲天当时分神期的修为,仇天寿和常兴未必能讨的好去。

  分神期修为中了“仙人倒”尚且如此,钟子悦以元婴修为中毒,更是由于自毁修为,导致雪山崩塌,气海干涸,想要重塑,简直难比登天。

  戌时一刻,城门早已禁闭,此时城内宵禁刚刚开始,整座京城蓦然响起一声巨响,只见城南方向乌云密布,一道拇指粗细的闪电撕开夜空,将云层撕开一个口子,朝着矮山山顶的司徒菲菲和钟子悦二人直直劈下。

  “来的正好!”钟子悦见高仁虎三人下了矮山,离得远远的,纵身越过司徒菲菲,身形直直向上疾冲,迎着闪电而去。

  “咔嚓!”半空中,钟子悦右手迎上闪电,硬接了下来。电光在钟子悦手臂上闪烁几下,转瞬消弭无形,钟子悦用秘术引导雷电纳入丹田,雷电在雪山气海处闪了一下,却如泥牛入海般,消散无形。

  “不够!再来!”钟子悦冲司徒菲菲喊了一句。

  司徒菲菲催动体内金丹急速转动,将体内飞僵尸气疯狂散出,方圆半里矮树枯草尽皆变黑化灰。

  “咔”又一道闪电迅疾劈下,钟子悦再度冲上前去,接引闪电,再度引雷电入体。

  “还不够!”

  司徒菲菲催发舍利佛气,方圆一里内,未曾被尸气沾染的矮树干枯枝桠突然间隐隐有了些许绿色。

  “咔咔咔”连续三道闪电被钟子悦接下,引入体内。

  看着丹田内依旧崩塌的雪山气海,钟子悦抬头望了望将要散去的乌云,大喝一声,“结婴!”

  随着声音落下,司徒菲菲头顶半尺之处骤然多出一个小人,小人赫然是司徒菲菲模样,却是身着少阳派道袍,身前佛光普照,一副悲天悯人之像,佛光所照之处春意盎然,身后则是尸气弥漫,尸气所到之处,草木皆灰。

  似乎是容不下这般怪胎结婴,即将散去的乌云重新集结,越来越厚,遮住大半天空。

  “轰”手臂粗细的闪电从云层中探出来,耀亮城南半边夜空。

  城墙上,巷陌中,屋顶上,院落里,京师禁卫军和城内听的动静出来观看的人们,只看见一道瘦弱身影迎着这道蟒蛇般的电光直上云霄,将闪电抓在手中,做了一个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动作。

  半空中,钟子悦探出手去,抓住闪电,将电光揉成一个拳头大小的光团,一口吞了下去。

  然而,这道雷电入体后,竟然也和之前的三道雷电一样,在崩塌的雪山气海处游走一圈后,同样的归于沉寂。

  下方,司徒菲菲元婴逐渐凝实,佛气和尸气慢慢收回元婴体内,小人在端坐不动的司徒菲菲头顶跺了跺脚,没入丹田。

  “啊!”眼见司徒菲菲已经突破元婴,头顶乌云散去大半,隐隐有月光开始透了下来,钟子悦长啸一声,猛地撕开左臂衣衫,一巴掌拍在附着左臂上还在沉睡的小蛟身上。

  司徒菲菲元婴入体,只觉体内灵气充盈,从未有过的畅快淋漓之感,正要大喊一声发泄一番,却突然感到头顶上方一股极强的威压,张开的嘴巴还未发出声音,就被这股威压碾压倒地,狠狠的摔趴在地上。

  京师城南三十里外,矮山之上,雷声滚滚,闪电密布,雷电笼罩了整座小山。

  高仁虎拉着霍瑶和吉川樱子接连退出五六里地,方才站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