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小说 上将大人不会谈恋爱(星际)

  最新网址:www.wx.l</p>姜沐想到这里就觉得后背惊出一身冷汗,恨不得立马敲开克劳修斯的脑袋看一看他知不知道这件事。

  姜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在这个简单的标配的寝室里,并没有全息投影仪可以投射星空,惨白的天花板,从壁灯柔和的光线,以及周围一些简单的家具,让姜沐有一种重新回到大学宿舍的错觉。

  系统在脑海里看他在床上四处折腾,无聊的手托腮,“睡不着?想陆越了?”

  姜沐翻身的身体一顿,平躺下来,“你知道陆越是超人类这件事吗?”他差点都快忘了他有系统这个近乎全知全能的b存在了,应该先问问系统的。

  系统顶着他粉嫩嫩的三头身,无聊的给两根精神力打了个蝴蝶结,“不知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的知识储备都停留在古地球时代,不过我能看的出陆越不简单……”

  姜沐瞪眼,刚想开口,系统白了他一眼,“我又没有证据,又对现在这个世界了解不是很彻底,哪能胡乱说些什么,能告诉你你的精神力上的信息素能够杀死陆越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我以前是超级光脑的时候,虽然收集覆盖的知识面相当广泛,但更偏向于各种武器知识的储存,毕竟他们花费大心力制造我可不是让我收集菜谱的和教三岁小朋友识字的,”系统一顿,“但我这些都有例行公事的收集,你要是想做菜的话可以向我要菜谱。”

  姜沐无语。

  系统意识到自己犯蠢了,咳嗽了一声,“小沐,陆越是超人类这件事我是真不知道,但是我有以前人们研究的人体基因相关书籍资料,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不过就是对现在的新人类而言估计没什么用了。”

  姜沐自然了解以前的人体基因研究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新人类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仅仅让阿么去帮克劳修斯这么简单。

  系统接着开口,“陆越应该没什么事,你的信息素虽然对他而言又致命的危险,但你俩现在已经分开了。时间在这想东想西的,还是多想想怎么制造武器吧,你现在三星武器制造师的水准完全不够看啊。”

  姜沐自然点头,深表认同,被克劳修斯强行带过来时时,虫族的意外出现,已经让他明白,和虫族的战争已经开始。

  战争再不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不是在遥远星系上血腥屠杀,而是就在自己的身边,左右,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姜沐翻来覆去,盯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指环看了好久,握紧了拳头。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这不是姜沐第一次进克劳修斯的办公室,事实他天天来,他可不想阿么被压榨的太过厉害。

  克劳修斯的办公室和他的手术室有很大的区别,其实也没什么差别,一个冷冰冰的像停尸房,一个血腥的像地狱。

  克劳修斯的手术室姜沐误打误撞的去过一次就再也不敢去了,里面用药物浸泡的各种人体组织,和一些冷冰冰的被解剖的尸体,各种医疗机械,比起这些,克劳修斯工作时精准的像个机械人才让他真正的不寒而栗。

  相比较而言,他这个毫无人气的办公室简直好太多有没有。

  姜沐有些后背发凉的握着手里的水杯,有些僵直的坐在椅子上,克劳修斯推门进来,面无表情的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有事?”

  “我想知道你的研究进行的怎么样了?”姜沐开门见山。在这个孤立无援的地下城堡,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会逃脱克劳修斯的眼睛,既然这样还不如直接来问来的更好。

  克劳修斯挑了挑眉,有些意外,但还是如实回答,“进展不大。”

  姜沐皱眉,“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将近半个月了。

  “以现在的进度来说,最少半年。”

  “这么长时间?!”

  克劳修斯不可置否,“我也想快点进行,但是分析你和陆越的精神力就要花费很多时间,更遑论你精神力上的信息素了。”

  姜沐一想到这么长时间无法见到陆越,他就有些心慌。

  克劳修斯手上不停,翻看着这几天的研究数据。

  “事实上,我很惊讶,”克劳修斯盯着姜沐,像是眼睛王蛇盯上他的猎物,“你为什么会拥有着能够影响陆越的,甚至杀死他的信息素,”他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报告,“利用人和人之间精神力差异去制造特定的信息素,这种成功率微乎其微,虽然人和人之间的精神力不同,但都从人类的角度上划分的话,区别并不大,但是你们两个的精神力和平常人有着很大的不同,甚至可以称之为另类。”

  “这有什么,”姜沐强装镇定,“你不是说过了,我是零绝体,而陆越他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2s天才。”跟普通人自然有很大区别。

  克劳修斯笑了,像是嘲讽,“姜先生不从事人体基因研究,可能不太了解精神力的划分依据,人和人之间的精神力差距是有上限的,根据上限不同就会有不同的等级划分,就像精神力为c的新人类精神力是一万根。”

  “你是零绝体,自然没有分化上限,可这依旧建立在你的精神力波动属于正常人类范畴,”克劳修斯瞄了一眼报告,“喔,原谅史上出现的2s天才不多,可是也没有哪个2s天才的精神力波动超出了3s上限,不对,是新人类的上限。”

  姜沐一震,“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陆越很有可能不是新人类,或者超越了新人类,”克劳修斯盯紧他,身体向前倾,姜沐被他盯的动弹不得,“可不是新人类的话又可能是什么呢?”

  姜沐压下心中的不安,回瞪过去,“那是你该研究的事,克劳修斯,你是生物基因学家。”

  “也是。”克劳修斯向椅背靠去,阴霾的表情上难得出现笑意。

  姜沐深知自己这种小绵羊绝对不会是克劳修斯这种阴沉家伙的对手,他握紧了椅子的扶手,转移话题道,“陆越,他最近怎么样了?”

  克劳修斯瞪大了眼睛,难得出现惊讶的表情,“你没联系他?”

  姜沐奇怪,“我怎么联系他,我的精神力不是有着能够影响他的信息素吗。”

  克劳修斯眼睛瞪的更大了,“你们两个是不能距离太近,你的信息素对他方圆三千米有效,但是你们现在都不在一个星球上了。”

  F!

  姜沐的神情是大写的扭曲,意思就是他俩可以打个电话视频什么的,卧槽啊,他是古代剧看多了吗,还以为自己要逃到天涯海角啊。

  那他这两个星期过的浑浑噩噩,就差点以泪洗面了,这特么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姜沐抓狂。

  姜沐恨不得现在就打开手腕上的通讯录,打电话给陆越,看看他现在的身体情况究竟是怎么样了。

  仿佛看穿了姜沐所想的,克劳修斯哑着嗓子开口,“不过这里是凝晨星,电磁波的信号只能接到雷云星,毕竟这里是雷云帝国的附属星球,据我所知陆越还在烈云星。”

  “那里刚刚还对我没联系陆越的情况感到很惊讶?”姜沐不解。

  “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联系到他。”克劳修斯老神在在。

  姜沐黑脸,抽动了一下嘴角。

  “没有,”姜沐抬头,盯着克劳修斯,“他现在怎么样?”

  克劳修斯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直接开口,“很好,只是精神力收到很大的创伤,现在养的差不多了,已经回自由港工作了,不过驾驶战机的话,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姜沐脸色一白,半晌无言。

  “需要我的血的话,欢迎随时来取。”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个罢了,配合克劳修斯,远离陆越。

  克劳修斯坐在那里,没有半分表情,手里拿着的报告也未曾动一下,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真空培养仓上。

  姜沐当做什么都没看见,起身,开门,走人。

  谁都有自己的故事。姜沐垂眸,经过研究室的过道里,透明的玻璃墙投射出里面忙里的身影,阿么恢复了它的圆球状态,顶着两个大叶子,一动不动,脑袋上方的透明屏闪过各种各样的数据和图案,意外的严肃又认真。

  姜沐停住了脚步。仿佛感应到他的到来,阿么转向这里,对他晃了晃叶子,眨了眨眼,姜沐趴在玻璃墙上失笑。

  这个地下研究所明亮,现代化,每一个角落都充满高科技的身影,主白色的设计,让这里风格大气的同时也显得有些太过寒冷。姜沐跟阿么摆摆手,示意自己走了。

  中央空调的冷风从头顶上吹过,温度适宜到让人忘了这里是个地下囚牢,或者说是这个星球上唯一的净土。

  凝晨星地处偏远,十分贫瘠,这个地方没有阳光,没有温暖,甚至可以说没有文明,新人类的到来,创造了这个地下城堡。它坚固,安全,隐蔽,又危险。

  姜沐怔愣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看样子,克劳修斯已经对陆越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姜沐叹了口气,他不知道修斯是否值得相信,但是本能让他很是排斥克劳修斯这样冷血的生物学家。

  他不知道陆越是否有把握让克劳修斯不看出什么,毕竟陆越以新人类身份担任上将,各种各样的基因检查应该经历过很多次,他一定有自己的隐藏办法。比如说,他是陆擎少将的儿子。

  知道真相的姜沐现在只想表示,陆越是陆擎少将的儿子才有鬼呢。

  但是现在涉及到信息素的事,不知道克劳修斯手里的关于陆越精神力的数据有多少的可信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